《印度合伙人》:神经病、疯子好像是个模糊的概念?


 

今天,对于“神经病”一词,我们使用得颇为随心所欲,但对于该词的实际含义,我们总是缺乏清晰的概念。

通常,它只是人们表示反对时使用的一种自以为博学的表达:

以前人们口中的懒惰、敏感、挑剔或多疑,如今很有可能就直接被冠以神经病之名。

尽管在使用时,我们的脑中并不了解这一术语的确切含义,但对于能够使用该词的人我们还是十分清楚的。

 

一、我们会下意识运用一定的标准去判定,但这个标准真的牢不可破吗?

 

首先,神经病在其对外界事物的反应方面有别于普通人。

1,比如,有个女孩,宁愿在普通员工中做沧海一粟,也不愿接受加薪,不希望被领导赏识;

2,比如,有个艺术家,每周只挣三十美元,若他愿意在工作上投入更多的时间明明可以赚取更多,却只愿在那三十美金的基础上享受生活,花大把时间与各种女人厮混,或沉溺于奇技淫巧。

对于这类人,我们将其认作是神经病情有可原。

因为我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仅仅熟悉一种行为方式:

那就是我们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征服世界、超越他人、赚取远远超过维持生存所需的金钱。

二、这个标准好像是:某人的生活方式是否符合我们这个时代承认的行为方式

 

1,一个女孩没有竞争欲,或是至少没有明显的竞争欲,如果她是生活在普韦布洛印第安文化中,那么这也不足为奇;

 

2,若是那位艺术家住在意大利南部的一个小村落或是墨西哥,他的生活方式便也稀松平常。

因为在那些环境下,不会有谁想赚更多的钱,或是在所做的一切已经完全满足现需的状况下,还做出更多努力。这种想法对他们来说本就不可思议。

 

3,追溯至更古老的时候,古希腊时期,在完成所需工作的基础上还想超额完成的态度,会直接被断定为下流。

 

4,医生可以在对病人的文化背景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知道他的腿部骨折了。

但如果在相同情况下,面对一个声称自己有种种幻觉并对其幻觉深信不疑的印第安少年,

医生直接诊断其为精神病患者,就很可能需要冒极大的风险。

因为在这些印第安人的特殊文化中,拥有幻觉是天赋异禀的表现,是神灵所赐予的福祉,因此,人们无比尊敬拥有这一禀赋的人,因而这类人不仅可以得到威望还能享受到各种特权。

 

5,在我们的文化背景下,如果有谁声称曾与自己已故的祖父长时间聊天,那么他一定会被认为是神经病,但在某些印第安部落里,与祖先交流是大家广为认可的现象;

 

6,在我们的文化中,如果一个人十分忌讳已故亲属的名字,只要别人提及便大发雷霆,那我们一定会认为他是神经病,但在基卡里拉·阿巴切人的文化中,他的这种行为是最正常不过的;

 

7,在我们的文化中,一个男人如果因为触碰到了经期女性而表现得极度恐慌,我们会认为他是神经病,然而在许多原始部落中,对女性月经的恐惧却司空见惯。这种现象从最近热播的《印度合伙人》上可以真切的感受到,有时间真的可以看一下。

 

关于何为正常这一观念,不仅会因为文化的不同而不同,就算在同一文化环境下,也会因时间推移而发生改变。

将我们所谓的正常放入世界的大背景下,便又会有诸多差异。

 

三、正如萨丕尔所说,现代人类学的功绩之一,便是不断地重新发现正常的含义。

《印度合伙人》让我们知道在印度女人的大姨妈叫“测试赛”,在印度只有18%的女人知道用或者用得起护垫,而会把省出的护垫钱

慷慨的供奉神灵保佑健康,在印度做卫生巾的护垫侠需要承受误解、侮辱、离婚、逐出村庄,而原因也无非是因为他符合了大家判

断神经病、疯子的标准!但这种标准正常吗?牢不可破吗?

 

四、《越简单,越美好:北欧的极简主义生活》推荐给你

 

很喜欢这本书里的一句话,很简单,但又不那么简单:

 

一直以为每天挤地铁公交才是生活

直到去了瑞典

原来还可以活成这个样子

 

这本书通过作者在瑞典生活10多年的经历,感悟,描绘了瑞典甚至说是北欧五国慢节奏但效率高,质量高的生活方式,或生活的意义。生活不止是两点一线,生活不止是三代才能供起一套房,有顶层设计的原因,也有国民素质的原因,不谈政治,小编只是想说:

有时候我们认为的常识,在中国13亿人口范围内可能有至少几亿人不知道。

有时候我们认为的生活不止今天的苟且还有明天的,但有人却把明天过成了诗和远方。

有时候我们认为好事多磨,但会不会存在“做的累都不对”的定律等待你去发现?

 

在代码区你会有新的生活方式,因为我们的使命是:努力提高程序员和设计师价值和自由度!让中小企业用得起技术牛人!

不值得好好体验和尝试一段时间吗?如果你可以,你完全可以选择自由职业,云端工作。

 

当然代码区还在成长和完善,TA的进步离不开你的建议和意见。

 

 

技术变现,关注代码区

代码区软件项目交易网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