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加星标

看看IBM Watson如何改变你的企业

字体大小 | |
[商业智能 所属分类 商业智能 | 发布者 店小二04 | 时间 | 作者 红领巾 ] 0人收藏点击收藏

How IBM’s Watson could change your business

原文链接:http://www.networkworld.com/article/2859534/data-center/how-ibms-watson-could-change-your-business.html

看看IBM Watson如何改变你的企业

By John Gallant

翻译by 王颖之(GraceJ)


看看IBM Watson如何改变你的企业

来源:Wikimedia/Clockready

Watson集团首席官麦克·罗丹(Mike 罗丹)谈到了IBM的认知计算技术是怎么向企业、开发人员和最终用户推进的。


今年年初,IBM建立了Watson集团,并投资十亿美元去商业化这个在2011年凭借战胜Jeopardy!智力问答游戏节目前两任冠军,从而获得公众眼球的Watson认知计算技。Watson已经在医疗、金融等行业的解决了一些具有挑战性的问题,而Watson集团正在迅速对各个行业的开发者授权一些可以创建基于Watson的应用所需的工具。


那么,准备好让Watson进入你的世界了吗?它帮助现在的你做出在业务中最重要的方面更快、更明智的决策吗?Watson将会如何为IT企业与广大IBM产品线的其他部分相融合?你又准备如何开始使用Watson做实验呢?


[相关阅读:是什么使IBM Watson这么聪明?]

(http://www.cio.com/article/2411146/hardware/what-makes-ibm-watson-so-smart-.html )

在该组织于纽约市“硅巷”的新总部,麦克·罗丹(Mike 罗丹),Watson集团的高级副总裁,在一个与IDG美国媒体首席内容官约翰·加兰特(John Gallant)的谈话中回答了这些问题。罗丹解释了他的团队如何与Watson早期客户的合作情况,和他为了加快技术的部署工作所准备的步骤。


[科技巨头之谈话:IDG的企业系列访谈]

(http://www.cio.com/article/2448974/ceo-role/tech-titans-talk--the-idg-enterprise-interview-series.html )


CIO:让我们首先来谈谈为什么在2014年初IBM会成立一个独立的Watson事业部,这有什么目标吗?

罗丹:我认为重要的是先退一小步想想。当我们在Jeopardy!节目中做(Watson的)证明,并成功完成游戏节目时,一个至今还没有偃旗息鼓的风潮在市场中形成,这是在高科技产业中不同寻常的一点。科技行业往往造出来很多质保期很短的的产品。但Watson的概念和Watson的品牌真的后劲儿很大。

当我去学校与学生聊谈话或者做讲座的时候,我会被各种问题围攻,就是从Jeopardy!智力节目开始的。不是关于!的Watson,而是关于一个对新一代有重大意义的未来科技,人们已经见证了这一时刻。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品牌这么有活力,为什么它仍然有很多点击率。Jeopardy!比赛代表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一个知识型VS应用性系统的新时代。


我们不是不会经常去断言计算机时代的。我们认为这仅仅是在IT行业在百多年的历史上的第三位。第一个时代是可以计数的制表机器。第二个时代,从40年代后期到50年代初开始,出现了可编程系统,可以跑项目的电子计算机。我们已经成功使这些电脑更小、更快、更好的产生连接。


这就是我们在过去的50年或60年间所完成的,不过基本模型都是相同的。你iPhone上运行的应用程序是与很多很多年前跑过的相同编程模型上运行的。我们创造了新的语言,而且工程量也在那段时间之后更加壮观。它改变了企业和商业模式,它的转化了整个行业,真的很伟大。


但也存在该类系统没有触及到的人类生活和企业的领域。我们认为部分原因是:这些是人类生活和专业中存在不同判断的领域。不仅仅是写一个程序,为你的一些数据给出答案,你还需要有思考、争辩一个问题的能力。


[相关阅读:IBMWatson分析现在开门营业]

(http://www.cio.com/article/2855762/data-analytics/ibm-watson-analytics-now-open-for-business.html )


CIO:就像看文章要理解上下文一样。

罗丹:对。语境、说明、对话、不断变化的信息源和大部分的信息都是程序所不擅长处理的——它们并没有标准的关系行和列。信息本身就完全是非结构化的。我们的系统真的除了储存和分类这些非结构化数据,就不知道还可以做什么了。我们可以在这些数据中搜索,可以寻找文件列表,但是我们没有一个可以理解文件内容的系统。


继Jeopardy!比赛之后,我们不得不与任何一个有着伟大研究技术的技术公司采取同样的做法——正巧我们就有一个可以在三秒内回答一个用户的一个问题的伟大技术。为了将其商业化,它必须进化到可以同时回答几万个用户的几万个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它将采取各种工具和稳健措施,并且不能要求人们去购买一台超级计算机。这就意味着它需要一个拥有API的基于云的系统,人们就可以去使用这些服务了。


我们在Jeopardy!比赛之后大概两年的时间里做一些我称之为典型市场和技术验证的事情。我们发展了技术、使其变得更加强健,但同时我们也在半打医疗保健和金融服务界的企业展开了合作——他们是一群想用真正新兴技术工作的勇敢公司呢。从他们的角度来看,他们可以在技术学习上得到更多。而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弄清楚这个技术的用途将会向什么地方发展。


然后,在去年夏天我们觉得该技术已经发展成熟,是时候让IBM的研究催化一股新的科技浪潮了。这告诉我们:是时候开始下一个阶段,也就是我们要开始商业化这个项目了。我们把计划定在秋天,并在来年一月伴随着Watson集团的创建而启动。


在制定计划的时候,与其他组织的新业务单元不同,我们认为这个新业务需要有行动的自由。它需要像一门新兴的创业一样有快速做出决策的自由,在事物不断发展、快速前进之时扭转市场的自由。这已经不是我们做的第一次了。最知名的例子可能是我们下面的个人电脑公司,当我们将其分离并于1981年纳入博卡之后,它成为了整个行业的基础。


尽管我们在十年前已经脱离这个业务了,现今仍然有许多人称之为IBM兼容计算机,。但我们创造的架构和机器在之后催动了整个机器行业的生机,很明显,我们之后让步于微软,然后英特尔就成为个个人计算机行业的领头人。我们在1991年做了一件类似的事情;我们创建了一个名为ISSC的全资子公司。它是IBM全球服务的源头。历经十年,它已经成长为一个价值五百亿美金的业务。


我们认识到,每个大公司的历史中都有这种例子:我们需要将一个新想法先驳回一段时间以适应其自身发展的速度。我们觉得现在正处于这种时期,所以我们决定将其创建成一个单独的集团。不过“集团”在IBM中是个特殊的称号,IBM全球性服务就是有个集团,其中只有五六个是公司的。集团是有独立财务损益表的,是分离式架构的,是自主的。


我们转移了150个研究人员,也将整个新一波的产品带入了集团下。这代表着IBM历史最大的一次IBM研究人员单一调拨。我们带来了一直在推进技术的市场验证团队,也从我们的软件业务中带来了一些相关的大数据技术,这些显然都是用于组建成新集团的部分。

我们从咨询业务部调来了顾问,从云业务部调来了传递人员,这样我们就拥有了为客户创建策略、设计、建造和运行基于Watson系统的能力,而不用刻意将不同组织组合起来去完成这项工作——我们有一个非常明确的任务线。这就是我们将其设立为一个单独集团的原因。现在它运行得相当不错,我们已经可以快速地向前推进了。


CIO:很多我们了解到有关Watson的都是其与大品牌大客户在做决定,都在做一些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我认为这引出了客户的一些问题:Watson只是为行业巨头们设计的吗?是不是它的每一个项目都涉及到IBM的参与和深度咨询呢?

罗丹:并不是。在我们成立商业化项目是我们认识到将会有三条平行轨道的市场。其一就是你刚刚所描述的,我称之为大变革型解决方案,因为这些信息化平台,这些行业将进行相当强劲的转换。


我们意识到一系列可复验型应用也即将进入市场,就像我们前几个星期在IBM发布会上推出的产品一样:“洞悉(Insight)”,他就像IBM Watson财富管理,甚至更像厨师Watson。我们将致力于将其广泛应用,不需要沉重的咨询业务,而且更多的是现成产品销售。


我们在第三阶段意识到,我们的核心是一个B2B公司企业。但认知计算对消费者而言将成为一个很强大的技术,而我们需要一种方法来达到这个目标。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将其作为一个生态系统平台开放,让创业公司和创业者在平台之上搭建应用和业务。这些应用和业务可以针对其他企业,也可以免费提供给消费者,“免费”就是我们所创建平台的现代化。如果你在平台上建立一个业务,我们将获得部分收入。


CIO:既然你提起了,我就顺着问一下:那是作为一个开发性沙盒的同时,也作为一个人们可以购买和运行这些应用程序的平台即服务(PaaS)业务吗?

罗丹:没错。我们的想法是:你在沙盘中开始做,将其提升到生产阶段之后,我们将为你完成生产系统。我们在收入份额内所做的工作实际上是提供技术并为你要销售给的客户运行该系统。


[相关阅读:正在改变我们世界的10个IBM Watson技术APP]

(http://www.cio.com/article/2843710/big-data/10-ibm-watson-powered-apps-that-are-changing-our-world.html )


CIO:IBM现今有类似于那样的模型吗?

罗丹:我们的Bluemix平台就是那个模型,亚马逊WEB服务是另一种PaaS模型,而Azure又是另一种PaaS模型。有许多种PaaS模型,但是Watson目前只能在Bluemix平台上可用。


CIO:你最终预见到它在其他平台上的应用了吗?

罗丹:哈哈我已经够忙的了,而且我也不担心这个。


CIO:回到你说的那个大变革。谈谈你们集思广益的过程吧,这个想法是如何形成的?

罗丹:在过去一年中我们发现的其中一件事情是,这跟企业是不一样的,因为它是专业的。于是我们开始思考:当生产的信息量超出专家所能消耗的能力时所存在的专业。所以这是我们号目标。


另一个在真正的大变革型解决方案中常见的是,在古老传统的学徒期所授课的专业,一代一代的传承中得到的最佳实践。这个方案非常适合Watson,因为它简直是个贪婪的读者。它可以持续不停的阅读、并将阅读过程中遇到的知识点连接起来。然后通过专家的训练周期来学习。这些专家真的会教它什么是最佳实践。这些最佳做法会在你构建应用程序时,成为它如何学习并成为特定领域专家的方法。


这个基于知识系统的新模型有趣的地方是:大部分工作是在创建基础知识,而不是应用。而在现有的领域中用的是其他方法。这确实会让一个人晕头转向。你要花费六个月去做信息工作,两个星期写程序。就是这么有戏剧性。


处理信息是非常困难的,所它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弄清楚信息。你必须处理多个源头获得的信息、将他们综合成一个能用具体文章表现出来的东西。而Watson所走的就是同样的过程。我们有一个叫做Watson馆长的产品方法,它会抓取和搜索所有的企业数据,并帮助你为摄取像Watson一样的系统构建有用的数据集。


最好的一些训练方法是与我们孩子的学习相同的。如果我们的孩子读了一本书,可以得知他们是否理解这本书的内容的方法就是向他们提问。所以在Watson读了很多书之后,我们可以向它提问,这样就可以看看他获得答案的能力多强了。


如果它回答地不好,那么我们会揣摩在底层知识架构中为什么会出现在相互矛盾的信息。通常,它是与我们所构建底层知识架构的方法有关。但你必须要小心,不要训练系统来回答你知道的问题,因为如果那么做,你只是在写一个条例工具罢了。


问题上总会存在一些盲集,这些盲集没有人见过,也违背了底层知识架构,不过他们会让你知道你违背盲集的准确情况,所以你可以得知知识库有没有被正确的训练,就可以不断的浏览训练循环从而构建自己的知识库。一旦知识库建立了,有了清楚的API,在这个基础上建立应用程序就很容易了。


CIO:我们大多数的读者是IT主管,如果他们使用Watson有想法,Watson将如何在过程上帮助他们的企业呢?他们会接触到哪些人呢?是传统的IBM联系人吗?是特定的一群人吗?罗丹:要么工作。如果他们接触到了一般的IBM联系人,就会联系到我的小组。因为它是新事物,一门新的技术,而我有一个与客户接触以帮助他们解决可能存在的使用问题的专家团队。


一个典型的接触方式可能是这样的:一位顾客在一次会议的讨论会上听到这个(Watson)产品并特别感兴趣,他们就相当于接触到了这部分内容。而我们专人负责坐下来与他们交谈,他们会产生想做些什么的想法。如果他们的想法真的很有趣,我们就会带他们来到Astor(地名)这里。我们有一个称作Watson体验中心的地方,在那里你可以真正看到Watson是如何在不同的专业和行业中工作的。


我们选择了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一些例子,去触发人们如何在自己行业中使用它的想象力。我们使用了一个类似于医生办公室的环境,因为大家都去过医生的办公室。如果你看过这项技术如何在医生的办公室中使用,以此类推,你就可以借鉴如何在你自己的环境中使用它。这段经历大概需要占用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然后我们会去一个“头脑风暴”房间,坐下来与贵公司的专家和我们的专家共同细化出一个应用方向,以及在什么情况下运行该应用。

通常情况下,我们将与客户共同地完成技术类型的业务案例、商业模式、投资回报(ROI)工作场景的建立,因为我们认识到它是新兴的产业,不是一个传统上“甩出一个注册财务策划师(RFP)给采购就可以得到一个东西最优惠的价格”,因为事实上就没有那样的事情。


相反,怎么建立一个回家之后还可以证明的商业案例呢?我们会与他们合作建立这些模型。现在我们正在与数百家客户和合作伙伴合作,所以我们正处于拥有各种模型作为起步的阶段点,帮助我们适用(不同)环境的起步。我们越向前推进,接触就会变得越容易。


CIO:我打算问一个可能每个人听说了Watson之后都会思考的问题,有关将Watson应用到他们企业的现实性。有些人没有特别合适的应用,有些人还没有做好准备,纯粹是将复杂的知识推给别人去研究,你怎样避免这种情况?

罗丹:通常情况下,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也是我们会遇到的问题。自从我们已经开放了这栋大楼,每天我们都有两到三个客户在楼下的体验中心参与半天体验活动。我们确实会反复出现上面的情况。


CIO:你有世界各地也有体验中心吗?

罗丹:我们有的。但是只有一个与你在楼下看到一样。明年我们将在亚洲和欧洲开放它的子中心,但只有其中一个(体验中心)与目前的形式一样。这与做幻灯片可以粘贴复制是不同的。


我们的想法是先识别出未来会有良好业务情况的应用,然后我们就会实际与客户一起展开开发乃至生产工作。

实际上商业模式是非常简单的。有一个关于商业投资回报率的前期咨询(成本很低),但这只是将一些东西结合在一起,一旦选择好,我们就进入实施阶段,好比一个服务的实施阶段,然后就可以进入生产阶段了。它是一个基于云的、软件即服务的商业模式。


Watson没有固定的价格。价格要考虑到这个应用是什么,也要考虑到应用程序的复杂性。我们会在前期决定产品最终状态的定价模型,在那个前期的咨询过程中我们称之为认知价值评估。在认知价值评估中,我们实际上将决定到底作出什么样的业务案例,什么样的定价模型是有意义的。它是否是基于每笔交易、每位用户、每个商业模式案例的?这个特定的应用是否有意义?


CIO:Watson什么时候是不适用的?在不是正确答案的地方,你们学习到了什么?

罗丹: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你要弄清楚你要把什么信息放到系统中去——即策展过程。如果你说想把互联网放进去,我们可以肯定那一定不是个正确的应用——现在对它来说太大了。终究有一天会实现这个想法,不过现今的技术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这的确是需要一个你感兴趣并想做出成效的领域。这是关键的第一指标之一。第二个则是确保该项目有赞助。由于它是新兴的技术,你的项目需要相当高层次的赞助商,他要有足够的影响力保持其发展。你肯定想避免出现检验问题是否有疏漏的场景。我们通常与业务线的赞助商合作,他们的重点是变革性的业务流程和他们所运营的业务。


CIO:在与IBM的其他部分工作的时候你的团队非常受重视。能不能帮助我们的读者理解一下:这是如何见效的?客户在IBM的其他部分上对新产品、硬件、软件方面有什么期望?


罗丹:有几项工作。其中一个我们正在为群众扩大API的途径是通过IBM的Bluemix平台,那是我们的“平台即服务”。在这些API可用的前两个星期,他们被访问了120万次,所以我们有一堆开始狂热建立应用的开发商。我们有一百个已经签署了我们开发者计划的独立软件开发商,他们现在正在开发沙箱平台上构建商业应用程序。


特里·琼斯(Terry Jones)可以作为这方面上一个很好的范例。他是Travelocity和Kayak的创始人。他还在旅游业空间的平台上建立了一个称为WayBlazer的新公司。他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创建Travelocity和Kayak时,他拥有独特的想法但是又需要上述技术去完成他所不能完成的事情。


他建立了旅游规划礼宾服务,可以帮助你思考你想做的事、你想去的地方和当你到达之后想做的事,而不是让你去浪费许多时间自己在互联网站上搜索和收集信息。它会帮助你收集信息、为你提出旅途推荐,并为你提供底层支持证据来备份它给你的建议。这是一个非常整洁的应用程序。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典范:一个解释什么是面向消费者途径、人们将以什么样的方式看到这门技术在未来的应用的典范。


CIO:但是当你展望IBM的其他产品线时,它是如何被包含在其它硬件或软件中的?

罗丹:说道WayBlazer,它是一个基于IBM Watson的应用程序,所以我们正在与平台上工作的合作伙伴做联合品牌。我们打算与IBM的应用程序做相同的事情——我们已经宣布将与Watson发现顾问能力整合成为i2的智能执法程序。我们可以把它看成帮助侦探将大量的信息点之间连接起来的一种能力。


CIO:这就像在产品上标上“Watson核心技术”一样吗?

罗丹:是的。而且我们正在与Kenexa做同样的事情,Kenexa是我们人力资源解决方案的应用程序。你将在IBM中看到一个跨越多个应用程序的业务。


CIO:如果用户想要在云中尝试,或者想利用沙箱的能力,他们该怎么做呢?

罗丹:如果你是一个想构建应用程序的独立软件开发商,你必须与我们签订开发协议,这样你就有权访问自己的沙盒了。沙盒上有一个过滤器,因为实际上我在提供资源,并且为训练中的合作伙伴计算时间。但是如果你只是一个想直接开始的开发者,可以跳过这一步直接进入Bluemix平台即可。


CIO:我想谈谈集团本身。为什么你的做事风格与IBM巨头这么不同(无论是职称、HR的工作方式还是工作地点)如此的重要?为什么从客户的角度如此重要?


罗丹:是文化方面的差异。我将从速率和文化方面的观点来阐述。我会对一个着眼于未来、有不同想法、不会受到既定事物束缚的组织非常重视。

我故意把字符串分隔开,以便(人物)有尝试新想法、做些与众不同之事的行动自由。举一个简单的小例子:你面前(我)的名片看起来与其他所有IBM的名片都不同。即使是背面的八条标志都有些不平衡。我们特意在一月调到这个集团之前做的。


一定程度上,我这样做只是为了向我的团队证明我们可以这么做。你永远无法改变的是IBM的名片,不过我们却改了。我用一个象征性的说法,用它测试边界是可以的,大胆一些是没错的,与众不同也是没错的,因为你有权利。这就是我们一直在遵循的逻辑。


吉尼(IBM CEO 吉尼·罗曼提Ginni Rometty)认为重要的是,这种新企业都有自己的代表总部——有意位于硅巷中又新又与众不同又有标志性的总部。不在中城区,不在华尔街,但是却在所有创业公司云集的城市的那一部分城市,因为这些都是我需要一起工作的人。


CIO:为了达成这一目标,说一件你必须重点完成的事情?

罗丹:这其实很简单。在很久以前,史蒂夫·米尔斯(Steve Mills,IBM软件与系统高级副总裁)教给我一个公式:客户,收入,成交量,利润——CRVP。而我要站在客户阶段考虑。我们有对足量的用户使用足够多的不同种方式去测试我们的技术从而使其以一个我们所需要的快速步伐成熟、发展吗?

我们正处于客户需求模式。我们用少数客户开启了新的一年,他们都是处于市场验证阶段的少数勇敢客户,而且我们每季度的基础安装也在加倍,这是一个非常快速的增长。


然后,有一件事情让我保持了清醒:我们在执行同意为客户做的事情时,做得到底有多好?因为这将关系到接下来几百位客户的构建。


CIO:最后,有没有你希望传统的IBM客户群了解的有关Watson的事情?

罗丹:我们希望他们知道Watson已经开放,并准备为他们提供业务了。Watson已经可以成熟为现实世界的解决问题了。现在我们最大的“发现系统顾问”中已经有超过60万份的文件。我们是开放的,可扩展的。Watson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们的来电了。


CIO:说到开放,你会把任何Watson技术实现开源吗?

罗丹:我不知道我们是否会将核心技术开源化。这个算法发展的太过迅速,而且是其运作的秘密武器。我们已经将Jeopardy比赛中使用的技术公平得开放了,而且这方面已经有很多研究论文和大学研究了。


我们一直没有隐瞒东西,不过将他们放在一起的时候会有神奇的效应,这些就是我们竞争优势的根基。最后关键的一点是,我们正在开放API,并使他们可以免费被这些开源环境中的人利用和使用。


这个故事,“IBM Watson将如何改变你的企业”由CIO版权所有。


欢迎加入本站公开兴趣群

商业智能与数据分析群

兴趣范围包括各种让数据产生价值的办法,实际应用案例分享与讨论,分析工具,ETL工具,数据仓库,数据挖掘工具,报表系统等全方位知识

QQ群:418451831

tags: Watson,IBM,CIO,罗丹,技术,客户,程序,Jeopardy,业务,平台
分页:12
转载请注明
本文标题:看看IBM Watson如何改变你的企业
本站链接:http://www.codesec.net/view/408703.html
分享请点击:


1.凡CodeSecTeam转载的文章,均出自其它媒体或其他官网介绍,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2.转载的文章仅代表原创作者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本站对该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出任何保证或承若;
3.如本站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处理。
登录后可拥有收藏文章、关注作者等权限...
技术大类 技术大类 | 商业智能 | 评论(0) | 阅读(912)